世界十大謎案---「殺人魔王傑克」

 

殺人魔傑克
●恐怖的殺人狂襲擊街上的女人
一八八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在倫敦的貧民區─懷特齊倍魯,有人發現一具可怕的女屍。她的裙子被拉到大腿以上,腰部染滿血漬。她的臉被切斷得很厲害,從左耳到右耳間完全被割開,,喉嚨也被割破,刀痕深入肢體的骨髓,大動脈被切斷,血流遍滿她的身體,她彷彿躺在一片血海中。雖然她的手腳早已冰冷,但是染滿血跡的大腿猶存一點餘溫。她像一隻屠宰場的豬,全身被胡亂地切開,而她正瞪睜的雙眼,凝視她生前的世界。屍體的身分是倫敦的妓女,一位名叫瑪琍安•尼古勒斯的窮妓女。當她的屍體被發現時,家中二個嗷嗷待哺的幼兒正哭著喊肚子餓。
稍後,被人為兇手是同一人的殺人慘案再度發生,時間是八天後的九月八號。這次被害的女孩名叫安妮•吉普,她被發現時,喉嚨、臉,以及肚子全被割破,內臟從刀痕下留下來。地點是漢培媯韝@家木屋客棧的背後。

連續兩次恐怖的殺人慘案發生後,居住在懷特齊倍魯貧民街的人們開始戰慄不安。住在這裡的人,都是一些貧窮、生病、飢餓纏生的可憐蟲,餓著肚子營養不良的小孩,活不到五歲就已死亡。在這種地方,女人除了賣春外根本無法養活自己和孩子!殺人魔為什麼要殺害這些可憐的妓女呢?

沒有任何有關兇手的線索。被殺害的女性,還來不及發出求救的聲音,喉嚨已經被割斷。

接連二個星期,一切平安無事。但是到了九月三十日,星期天的黎明,令懷特齊倍魯街的人們再度陷入恐怖中。原來二週後,殺人魔慘忍的暴行同時發生二件。

其中一件發生在巴娜街,被害著是伊莉莎白•泰倫,她的喉嚨被割斷,全身浸再大約二、三公升的血海中,她的肚子沒有被切開。但是另一個在邁達廣場發現的女屍凱瑟琳•伊敦,喉嚨被割斷、臉和肚子被殘忍的切割。二位可憐的女士被害的傷痕有一點相同,那就是她們兩人的耳朵都被割斷。巴娜街位於倫敦郊外,邁達廣場擇地處倫敦市內,如果兇手是同一人,在當時交通不便的時代裡,兇手的動作幾乎是過分可怕的敏捷。

在嚴密的警防下,兇手一夜之間殺害了兩個人。很明顯的,他已經公然向警方挑戰了。雖然警察拼命地想找尋兇手的蹤跡,但是他們卻徒勞無收穫,甚至連一絲線索也沒有發現,唯一值得調查的是,留在現場附近牆上的字,警察認為那可能是兇手用血跡寫下的。

「已經五個了。還有十五個我就會去自首。」

可怕的空氣流遍了懷特齊倍魯街,女人們畏懼在黑夜裡獨行。他們將那個在黑暗的深夜裡殺人不眨眼的惡狼叫做「惡魔傑克」。平常在懷特齊倍魯閒逛的流氓不敢再囂張,因為曾經有一個流氓被人誤認為「惡魔傑克」,不得已他只有逃到警察局自願被拘留,以免被盛怒的民眾圍毆。

● 惡魔傑克的挑戰書

「只要看到陌生人,你便要認為他是惡魔傑克」,在這種人人自危的氣氛中,嫌疑犯的預測紛紛出籠。因為兇手使用利器切斷死者的喉嚨,挖開她們的肚子,所以有人推測惡魔傑克是醫生,或者是肉販、屠宰場的屠夫……。

警察局和報社每天收到從各地送來的檢舉信。有一位業餘偵探家甚至將他平常討厭的鄰居醫生、肉販、鞋店老闆等,當作傑克而密告他們。

也有一些人將構想賣給警察。方法是:把女人的蠟像放在黑暗的懷特齊倍魯街,並且在蠟像中裝置類似補鼠器之類的「武器」,以引誘並捕捉惡魔傑克。但是這個構想沒有被警方採用。

在警張不安的搜索中,自稱「惡魔傑克」的人寄來了一封信,公然向警察署長下挑戰書。

「一八八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親愛的警察署長:

……警察日以繼夜的搜索已經漸漸進入軌道……我聽了你們這句話真想笑……。我恨那些妓女,在你們還沒有逮著我以前,我絕對不會停止恨。上一次,那個妓女連求救的聲音都來不及喊,怎麼樣,我幹的不錯吧!我是一個為殺人而殺人的人,下一次我會將妓女的耳朵割下來,送給你們。我那把利刀因為沒有使用而顫抖,它想親吻鮮血哩! 再見 惡魔傑克

P.S 我特別用你們封給我的名字。因為我用紅墨水,手沒有洗乾淨,染髒了信紙真是對不起。有人說我是醫生,我想那恐怕太對不起其他醫生囉。」

這封信是在「雙重殺人案件」發生的前兩天投郵的,信中所指的「連求救的聲音都來不及喊」,是明白的告知九月八日的安妮•吉普慘案。而在此信中,讓警察署長最注意的是有關割下妓女耳朵這句話。

因為前幾次的慘案中,惡魔傑克皆把死著的耳朵切割至幾乎斷掉。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他並沒有將它們完全割斷。不可能是他時間不夠吧?那麼他為什麼要在中途停手呢?

警察署長在「雙重殺人案件」當天收到惡魔捷克的第一封信,他很大膽的預告他將殺死第二個人。

「上次我的手法不夠乾淨俐落,沒時間割下耳朵送您,警察署長。不過這一次我一定要殺兩個女人,我一定要把耳朵割下來送給你!明天報上又爭相描述我了吧!再見。 殺人魔捷克」

因為惡魔捷克發出這封信的時間是在案件發生當天,報紙還未曾報導詳細調查過程,所以惡魔捷克並非看見報上有關警察當局對他沒時間割下耳朵的報導,然後才寫信通知他即將割下耳朵。

十月六日,惡魔傑克寄給懷特齊伯魯自衛隊隊長喬治•拉斯克先生一個小包裹。當拉斯克打開包裹時的剎那,他馬上驚愕的昏了過去。包裹中竟然是人體上一部份的腎臟。很明顯地,這個小包裹一定是惡魔傑克的「禮物」,因為寄信人署名「來自地獄」。

「親愛的拉斯克:

我從某位女人身上割下一個腎臟,我把一半送給你,一半我炸來吃了,味道還不錯哩!如果你願意等,我那把沾滿血跡的利刃也會送給你。 來自地獄

P.S 來吧!來逮捕我吧!」

自衛隊隊員隨即趕到邁達廣場,他們果然在凱瑟琳•伊敦的屍體上發現她少了一個腎臟。這個事實很大膽地昭告自衛隊,惡魔傑克是個殘暴的殺人狂。不過有人認為這個包裹中的腎只是一場惡作劇罷了,也許那是狗的腎臟。人們開始傳言這個駭人的腎臟。最後經倫敦醫院的幹練醫師歐溫遜•撒敦檢查的結果,那半個腎臟真的是人類身上的,而且證實它是從凱瑟琳身上割下來的。

懷特齊倍魯的居民們、倫敦的警察、驗屍官等等,大家都被惡魔傑克恐怖的愚弄著。加拿大著名的筆跡鑑定家-摩利勞先生,針對兇手的署名來鑑定筆跡,然而結果發現,這幾封信的署名不是同一個人的筆跡。如果摩利勞的調查可信,那麼就近哪一封信的筆跡才是真正的惡魔捷克呢?

十一月九日,在警察嚴密的調查搜捕行動中,可怕的殺人案件再度發生。第五位被害者是倫敦的妓女,名字叫瑪麗西恩.凱。

十一月九日當天,客棧老闆因為瑪麗西恩的房租三十五元還沒付,所以去他的房間敲門。由於瑪麗西恩一直沒有回答,老闆以為她故意逃避,因此他從破裂的玻璃窗外拉開窗簾,看見房間內的情景,老闆差點不省人事。木床枕頭邊的桌子上,好像有幾塊從人身上擱下來的肉並排放著,而床上那心殘亂的屍體,彷彿屠宰廠被散置在木板上的零售肉,周圍一片血海。

被害者的頭被割下來,和肢體分離的看起來令人噁心。桌上的肉塊好像不是人為的手法,因為那實在太凌亂而不堪入目。這並非是一般的殺人慘案,是一場令人髮指的惡作劇,連警察也不敢證實是否人為。

● 殺人狂的真面目

經過法醫的驗屍報告,這幾宗殺人案件有如下的情節:

1. 五宗殺人案件皆出自同一人的酷行。

2. 五宗犯罪行為中,兇手皆先割斷死者的喉嚨。

3. 犯罪時間都在凌晨一點至三點間。

4. 被害者都是突遭攻擊要害,來不及抵抗求救。

5. 犯人都從被害者的右側先攻擊。

6. 嫌犯身上必定沾滿被害者的血。

7. 犯罪的刀法相同。很明顯的是以切開死者的身體為目的。

8. 兇手沒有任何科學知識或解剖學概念。

9. 兇器的刀寬約3公分,長17~18公分,是不包括柄的尖刀。可能是屬於折合刀而非彎刀。也許他是肉販的菜刀、外科醫師的手術刀,不敢確定。

10. 嫌犯腕力大,既冷靜又大膽。明顯的沒有共犯。是一個性變態者,時常穿著大衣,以遮蔽犯罪後衣服染上的鮮血。

從這些報告判斷,惡魔傑克是個孤僻的人,沒有固定的職業。他假裝好人與市民們居住在一起,而事實上他卻是一個比狼更恐怖的變態者。由法醫的報告中說明,惡魔傑克沒有任何解頗知識,因此推測是肉販或屠夫的假設,皆被否定推翻。

警察署長建議利用高額懸賞金來協助搜索兇犯,但此提案卻被最高當局拒絕了。最高當局認為,若以賞金來緝捕兇犯,則臨時偵探會紛紛出現,反而對辦案產生阻礙。

假如人人為了賞金找尋兇犯,在偶然的機會裡,平日為非作歹的流氓可能會變成惡魔傑克,屆時無辜者恐怕會遭市民的指控與私刑。

因為報紙詳細報導了五宗殺人案件,其中提到惡魔傑克總是在週末行兇,所以傳言兇手是家畜搬運船的船員。因為搬運船每週四或週五停於河畔,而週六或週日再出航,兇手很可能停泊的時間犯案。維多利亞女王也支持這個推測,他曾經詢問警察署長:「有沒有調查這艘家畜搬運船呢?」

惡魔傑克究竟是誰呢?下依次犯罪會是什麼時候?倫敦的調查當局、懷特齊伯爵的自衛隊、市長、大司教、甚至降靈術師也出現,大夥兒懊惱的商討防患犯罪的再發生。

然而奇怪的是,瑪利西恩.凱被殺害後數個月,殺人魔沒有再出現,全市陷入既恐慌又安慰的情緒中。人們眾說紛紜:也許惡魔傑克早已死掉了。

這五次可怕的殺人案件中,兇手最狡猾的就是沒有任何目擊者。雖然曾經有幾位嫌疑很重,但卻絲毫沒有證據。其中警察當局認為最可疑的嫌疑犯有三位。

第一位是叫M.J.得雷特家世良好的醫生。因為他在第五名被害者,也就是瑪利西恩.凱遇害後失蹤,七個星期後被人發現陳屍在泰晤士河。據法醫報告,他的屍體至少被浸在水裡一星期以上。因為得雷特是個性變態者,所以連他的家族都懷疑他是惡魔傑克。

第二位可疑的嫌犯是個叫科斯米.斯基的猶裔波蘭人。他住在懷特齊伯魯區,因為長期生活在孤獨無依的日子裡,精神不太正常,由其他非常討厭懷特齊倍魯街角的妓女。當惡魔傑克犯下第五次恐怖殺人案後,斯基被送往精神病院。

第三位是個叫邁克.歐斯托的俄羅斯人。歐羅託是醫生,有犯罪前科,因為他對案發後的行蹤交代不清,所以被警方列為極可能的嫌疑犯。

除了這三個人以外,警方偵訊了將近數十為略有嫌疑的男人。其中最受注目的嫌疑犯是克羅林公爵。克羅林公爵是維多利亞女王的孫子,因為精神病時常發作,所以被認為是性變態者。他在「雙重殺人案件」發生後的數小時裡,因為精神崩潰被禁閉於精神病院。

儘管警方不遺餘力的調查追蹤,卻苦無發現直接殺人的兇器。在這一切跡象未能大白前,要找出行蹤詭祕的惡魔傑克恐怕是極端困難的。

唯一的證據只是惡魔傑克寫來的好幾封信而已。而最後依次的殺人案件發生後不久,警方重新公開這些信件。

「下個月的一號與二號。午夜十二點的米陸斯。各位警察們若想立功,這一次可是大好機會喔!再見-- 惡魔傑克」

「說到你們警察啊,真是叫人洩氣。我不是早就把我的地址告訴各位了嗎?再見 惡魔傑克」

這封信所說得下個月一號、二號,可能是指九月三十日深夜,也就是十月一日凌晨,殺害第三位女性的時間(被害者是伊麗紗白.泰倫)而他在第二封信中的確留下他的地址—里巴布、布森斯.威廉街。然而警方根據這條線索,將這一帶以地毯式搜尋,卻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惡魔傑克恐怖的殺戳好幾位女性後,悄悄的從地球上消失了。現在如果要描繪惡魔的形象,恐怕是永遠不可能的了。